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健康饮食 > 正文

    在人生的油锅走一遭,做个酥脆的“胖子”

    2017-11-24 09:32:42    来源:深夜谈吃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好多年前初一学课文《安塞腰鼓》的时候,老师给我们放了一首陕西民歌《山丹丹花开红艳艳》,里面唱了什么我倒没认真听,唯独对那句“热腾腾的油糕摆上桌”印象深刻。

    过了好多年,一个山西的朋友带我去她家吃上油糕后,才知道那是山西、陕西等地区的小吃。外边金黄酥脆,入口鲜香绵软的油糕让我至今仍惦记着,也终于知道油糕对于一个异乡的山西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今晚,深夜君为你带来一个关于油糕的故事。

    - 正文 -

    新疆的天气很冷, 白昼渐短,睡眠的速度却没有跟上。

    于是在寒冷无眠的长夜里, 面对新疆清澈的天顶沉思。我知道这是年少不识愁滋味的情怀,但也是理直气壮的思念,想家了。

    因为工作,离开山西很远。关于家乡的记忆,从来都不不像橱窗里的奶油蛋糕那般精致,如果确切点地说,应该像油糕一样。油糕,是老家一种很接地气的小吃,因为用黄米面,所以它生来便穿着金甲外衣,肚子里的馅儿鼓鼓的,塞满了了枣泥、豆沙和白糖。

    在家乡,嫁娶,过生日之类的热闹日子,油糕都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 食物。没有它的存在,仿佛桌上就少了了点什么。制作油糕要先蒸制好馅料,红豆蒸熟要捣烂,枣子要去核,也有不讲究的人,会留着枣核,这接地气的食物,也忽然间分出精细和粗糙的差别。制作糕面的时候用黄米面,和好放到锅里大火蒸十五分钟左右取出, 手上蘸凉水揉到光亮劲道。搓成条,抹油,最后便是包馅儿了。

    小时候,每次妈妈做油糕,还没等炸熟就要迫不及待先吃几个包好馅儿的白糕。这时老妈一定会说:“着急什什么,炸好的才好吃,等下又没人和你抢。”这时我一定会扮个鬼脸嬉笑着跑开。数着时间,在不远处等着油锅里“胖将军”出锅。这种对食物和母亲手艺的期待,应该是每 一个城镇乡村孩子的共有记忆。

    最近回家,独自一人走在以前的老街上,不经意间听到了街头那熟悉的吆喝声, 走过去:“ 老板,来一斤油糕。” 老板熟练地抄起了大漏勺, 一个个码好送下油锅。

    看着一个个油糕咕噜咕噜欢快地滚下了油锅。圆滚滚的胖将军被炸至外面焦脆,表皮起了了小泡泡就可以出锅了。

    老板拿袋子给我装好,油炸的东西,滚烫时最让人生畏,却也最好吃。我迫不及待地拿出一个来轻轻咬上口。嘶……烫…… “嘎吱",脆脆的,再来一口便可以吃到里面满满的豆沙。嗯,还是以前那个味道。

    现在想,如果能和以前小时候 一样,爸爸牵着我的手,我的手里拿着咬了一半的油糕,慢慢走,那我应该走多远,都不会害怕吧。可能人生就得像那金黄色的油糕,只有下油锅走一遭,才会成熟……

    再让我咬一口,嗯, 生活其实还是有甜味的。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中华焦点资讯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